<rt id="uo0k7"></rt>
    <source id="uo0k7"><optgroup id="uo0k7"></optgroup></source>
    <rt id="uo0k7"><optgroup id="uo0k7"></optgroup></rt><rp id="uo0k7"><nav id="uo0k7"></nav></rp>
  1. <tt id="uo0k7"><form id="uo0k7"></form></tt>

      <rt id="uo0k7"></rt>

  2. <source id="uo0k7"></source>
    <rt id="uo0k7"></rt><tt id="uo0k7"><tbody id="uo0k7"></tbody></tt>
    <cite id="uo0k7"></cite>

      <cite id="uo0k7"><noscript id="uo0k7"></noscript></cite>
      1. <source id="uo0k7"><optgroup id="uo0k7"></optgroup></source>
        1. <video id="uo0k7"><menuitem id="uo0k7"></menuitem></video>
          |
          |
          |

          耕地“非糧化”的成因、挑戰與對策

          務農重本,國之大綱。耕地“非糧化”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被視為正常的農業結構調整,引導農戶進行“非糧化”種植結構調整也是地方政府為農戶增收的重要措施。但近年來過度的耕地“非糧化”導致糧食種...

          作者:陳倩茹 謝花林 江西財經大學生態文明研究院來源:《土地科學動態》|2022年04月18日

          務農重本,國之大綱。耕地“非糧化”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被視為正常的農業結構調整,引導農戶進行“非糧化”種植結構調整也是地方政府為農戶增收的重要措施。但近年來過度的耕地“非糧化”導致糧食種植縮減、糧食生產力下降、耕地利用無序、農田基本建設弱化等問題,引起了國家的高度重視。據統計,2021我國糧食播種面積比2016 年減少4603.8千公頃,2019-2020年我國耕地“非糧化”率為27%。為遏制耕地“非糧化”傾向,2020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防止耕地“非糧化”穩定糧食生產的意見》,強調要充分認識防止耕地“非糧化”的重要性、緊迫性。《意見》發布以來,2020、2021年糧食播種面積有小幅上漲,但受氣候變化和疫情擴散的影響,國際農產品供給市場不確定性增加,國內糧食供需依然處于緊平衡態勢,這要求我們必須繃緊糧食安全這根弦、穩定國內糧食生產。2022年中央1號文件強調落實“長牙齒”的耕地保護硬措施。因此,必須以更嚴要求、更強措施落實耕地保護責任,防止耕地“非糧化”,以鞏固國家發展賦予耕地保護的戰略依托。

          ?

          一、耕地“非糧化”形成的原因

          01 耕地比較收益低削弱了農戶種糧積極性

          這集中體現在糧經作物利潤差日益增加的趨勢下,種糧比較效益低削弱了農戶種糧積極性。例如在凈利潤上,藍莓、苗木約為1.5萬元/畝,秋葵約為1萬元/畝,黑花生約為6000元/畝,白芍約為5000元/畝,而水稻僅為400元/畝/季。此外,經濟作物較高的終端銷售價格使其在流通、加工、銷售等環節均能分攤到較高的利潤,而糧食產品的終端低價則進一步攤薄糧食生產、流通、初加工等環節的收益。尤其是近年來土地租金、農資價格等生產資料和勞動力價格漲幅遠高于糧食收購價漲幅,而經濟作物雖然投入大,但經濟收益也高,糧經作物利潤差進一步擴大,導致理性農戶傾向于從糧食作物轉向經濟作物種植。

          02 工商業資本下鄉追逐高利潤產業擠占糧食用地

          在二、三產業發展相對飽和的形勢下和國家政策的扶持下,工商業資本將現代農業作為新的利潤增長點,下鄉投資農業的規模越來越大。首先,在監管缺位的情況下,工商業資本逐利的本性使其下鄉過程中青睞于比較收益較高的非糧種植產業,大規模流轉耕地改種非糧作物,以實現資本的快速增值。其次,工商業資本下鄉所產生的較高的土地租賃、勞動力、融資成本倒逼其投資于利潤較高的產業來進行抵扣,“非糧化”產業成為其成本抵扣的優先選擇。第三,對于流轉耕地種植糧食的工商資本而言,由于其在耕地上的單位勞動力投入遠低于小規模農戶,且大部分情況下機械化無法實現對勞動力的充分替代,導致規模經營下的糧食單產遠低于小規模農戶,這也削弱了工商資本規模經營糧食生產的動力。

          03 地方政府對農業結構調整的片面理解助長了耕地“非糧化”

          一是部分地方政府把農業結構調整簡單理解為壓減糧食生產;二是城鎮擴張過程中“占優補劣”導致原本優質耕地被肥力較差、位置偏遠的劣質耕地取代,這導致耕地面積在官方統計中雖未減少,但實際上增加了糧食種植難度,逐漸“非糧化”;三是政府為完成“綠色政績”將優質耕地轉變為生態用地,例如為完成森林覆蓋率指標,將不符合退耕還林條件的優質耕地轉變用途;四是“景觀工程”過度化,挖田造湖、挖田造河頻發,占用破壞耕地。耕地保護督察顯示,2017至2019年有1368個城市景觀公園等人造工程存在違規占用耕地問題,涉及耕地18.67萬畝。

          04 耕地細碎化強化了農戶的“非糧化”種植偏好

          占我國國土面積三分之二以上的山地丘陵是我國耕地細碎化程度最高的地區,相比于糧食作物的種植,經濟作物在土地細碎化的丘陵山區更具有種植優勢。首先,地塊的零碎分散和海拔高差為農戶在不同的農業生態環境上種植經濟作物創造了環境,有利于不同農作物匹配不同的土壤類型和耕作條件。其次,耐旱、耐糙的經濟作物種植面積的增加有助于農戶規避或減輕糧食生產經營風險;最后,農戶通過合理安排不同地塊上不同作物的生產,可以在時間上平滑要素投入,降低管理難度,削弱農戶的勞動總投入。

          05 居民食品消費結構變化為“非糧化”提供了市場基礎

          居民食品消費結構由單一向多元、由溫飽型向營養型的轉變使得水果蔬菜等副食需求迅速增長,與之對應的是耕地利用結構中糧食作物種植比重的下降和經濟作物比重的上升。供給側耕地“非糧化”一定程度上是對需求側居民食物消費與營養結構升級響應的結果。在這個過程中,城鎮居民無論是副食消費總量還是其消費結構變化對“非糧化”的影響均大于農村居民,隨著我國城鎮化進程加速和城鎮人口增加,食品消費結構變化對“非糧化”的促進作用將進一步凸顯。

          二、治理耕地“非糧化”面臨的挑戰

          01 糧食“主產區”與“主銷區”權責利平衡問題

          習近平總書記早在2013年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中強調,“任何省區市,無論耕地多少,都要承擔糧食生產責任”,但我國糧食主產區、主銷區卻存在糧食生產經濟責任、生產責任雙重失衡現象。糧食主產區土地資源大部分被劃定為基本農田,只能進行農業生產不能轉做其他用途,這極大限制了糧食主產區土地經濟價值的發揮,糧食產銷區經濟差距進一步擴大。而糧食生產、流通、存儲、風險配套資金等涉及的財政支出卻主要由糧食主產區承擔,隨著糧食市場開放,產銷區之間的糧食貿易使得主產區的財政投入逐漸流入主銷區,形成糧食主產區弱財政補貼主銷區強財政的不合理現象。另一方面,我國主產區與主銷區之間的區域性糧食生產責任失衡日益凸顯,糧食播種面積增加主要依賴于主產區播種面積和糧播比的提升,而主銷區糧食自給率不斷下降,“非糧化”突出。目前主產區糧食播種面積大部分已達到或接近歷史最高水平,進一步提升的邊際難度大、空間小,因此有必要進一步挖掘主銷區和平衡區的糧食生產潛力,尤其是防止耕地“非糧化”。綜上,糧食“主產區”與“主銷區”權責利平衡問題是治理耕地“非糧化”面臨的挑戰之一。

          02 糧食安全與經濟效益的同頻共振問題

          糧食具有戰略性和商品性的雙重屬性,耕地“非糧化”治理既要算經濟賬,也要算政治賬。一方面,防止耕地“非糧化”是后疫情時代和國際農產品貿易格局變化下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迫切現實需求。另一方面,稻麥糧作與經作種植相比,產業鏈更單一、剩余利潤更低、勞動力密集度更低,帶動的就業人口、生產環節更少,簡化了農業經濟的多元性,限制了鄉村多元經濟的延展性和開放性,減少了農民就業的渠道和參與市場營利的空間。那么,防止耕地“非糧化”“退經還糧”是否必然導致農業經濟效益損失和農民收入下降?在鄉村多元經濟趨勢下,如何在耕地“非糧化”治理過程中實現糧食安全與經濟效益的同頻共振,實現局部經濟利益與全局戰略利益的統一,是治理耕地“非糧化”整治面臨的挑戰之二。

          03 “非糧化”治理與配套政策的適應性問題

          受歷史農業實踐和政策銜接等因素的影響,治理耕地“非糧化”受以下制約:一是糧食生產功能區與重要農產品保護區(以下簡稱“兩區”)地塊劃定中重縱向省內任務分解、輕橫向省際調配,導致各省治理耕地“非糧化”責任失衡、進度不一;二是永久基本農田與“兩區”地塊交叉布局后邊界不明,導致種植主體在糧作地塊種植經濟作物,無意識觸碰“非糧化”底線;三是將一些非宜耕地塊劃入永久基本農田和“兩區”范圍,導致“非糧化”治理成本過高;四是“非糧化”治理的成本分擔機制不健全,清除基本農田非糧作物的成本與補償主要由基層政府承擔,地方財政負擔加重;五是清除永久基本農田之外糧食生產功能區“非糧化”設施及附著物的法律依據不完善,強制清除容易引發社會矛盾。因此完善“非糧化”治理配套政策是面臨的挑戰之三。

          三、治理耕地“非糧化”的對策

          01 提升糧食生產經營的綜合效益

          一方面強化現代農業生產體系建設,推進農村土地整理、農田基本建設、生產服務體系建設、新型職業農民培訓,推廣農業機械化尤其是山區小型農機,提升糧食生產專業化水平和利潤空間;另一方面創新農業信貸產品和服務,增加對糧食生產的金融支持力度,增加農業保險保費補貼,推動農業保險“提標、擴面、增品”,擴大政策性農業保險實施范圍,降低糧食生產經營風險。

          02 培育糧食生產社會化服務組織

          在良種繁育、糧食生產專業化和糧食加工流通等領域,開展代耕代種、統防統治、統種統儲等全程式、菜單式社會化服務,推進糧食生產節本增效。鼓勵農業企業、專業大戶、家庭農場以及專業合作社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在“耕、種、收”等主要作業環節開展土地托管服務,通過整合農業資源、統一生產經營,降低分散經營的管理成本和機會成本,優化糧食生產績效。

          03 健全糧食主產區利益補償機制

          一是加大中央財政對糧食主產區縱向農業轉移支付力度,加大產糧大縣(市)、商品糧大縣(市)獎勵和補助,緩解糧食主產區縣鄉財政困難;二是探索建立主銷區、平衡區對主產區的橫向利益補償機制,按照糧食調入(出)量由調入省份向調出省份支付一定經濟補償,平衡區域間糧食生產責任;三是逐步提高土地出讓收入中用于農業農村資金的比例,并主要用于耕地及永久基本農田保護,通過中央縱向補償、區域橫向補償、地方自籌的方式強化對糧食主產區的利益補償;四是探索社會資本投資糧食生產及其產業鏈的路徑與機制,鼓勵培育適于采取PPP模式的糧食產業項目。

          04 推進“非糧化”治理數字化改革

          一是借助無人機航拍、衛星遙感、天地圖比對、智能識別等手段對土壤墑情、苗情長勢等開展動態監測,提高“非糧化”監測的頻度和精度;二是對耕地地塊屬性、作物類型、土壤類型等進行數字化表達,運用GIS、地面物聯網等現代空間信息技術,建立完善永久基本農田和糧食生產功能區基礎圖像數據庫;三是搭建“非糧化”智慧監管平臺,融合農田建設、種植方案、整治數量、“非糧化”預警、管護責任等信息,推進永久基本農田和糧食生產功能區全域動態精準管理。

          05 健全耕地“非糧化”動態監管機制

          一是重點監測農業經營主體挖田種樹、挖田養魚等“非糧化”行為,嚴格管控政府占用耕地建設景觀工程、綠化工程等生態建設項目;二是建立健全工商資本流轉土地資格審查和項目審核制度,嚴格管控工商資本大規模流轉耕地不種糧的“非糧化”行為;三是完善“非糧化”動態監管網絡,試行多級行政機構聯動的耕地“非糧化”網格監管體系,建立健全屬地管理、分級負責、全面覆蓋、責任到人的“非糧化”田長制管理體系和良性運行機制,推動實現耕地保護工作的全方位、無縫隙管理。

          上一篇:防止耕地“非糧化”需要法律制度創新

          下一篇:沒有了!

          鸭脖娱乐app